数云鼓励团队进行团体建设活动,公司每月给予团队一定费用,用于团队组建、磨合、默契、打造战斗力。

  • 一个人旅行——梦想自会引路,把足迹连成自己不一样的生命线

    一个人旅行

    常有人问我,为什么爱一个人旅行?我常说一个人自在呗。我不愿意等待,等待不可知的谁能与你一起上路,或许我心里早已认定,有些事情现在不做,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做。

    记得第一次一个人深夜12点爬泰山,花了6个小时,只为看5分钟不到的日出。别人的旅行 是享受欢乐,但我的旅行多半是辛苦、清贫和做真实的自己,自在地做自己。慢慢的,旅行对我而言,不是时间,不是金钱在决定旅行的质量和可能,尽管这两者始 终是基础要素,但我还是向往那种单纯的在路上的热情,还有无畏路上的辛苦和孤单的坦然. 生活再怎么变化, 我还是要求自己永远要有即使“弹尽粮绝”了,还能一心一意看风景的年轻的心。

    一个人旅行的时候,在周围一个人也没有的美丽景色前,你会觉得这一切好像只为等待你的到 来。我曾在涠洲岛的火山口边上睡了一个下午;我也曾深夜在大理古城泡吧,喝了点伏特加,微醉的时候在凌晨2点爬上大理古城,直到现在我还能记得那晚的星 星,那是我长这么大看到的最美最亮的星星;在去拉萨的路上,我也曾在途径八宿的时候要过饭,那种饿,是饿到饥肠辘辘的感觉,饭是真的难吃,但是不吃,是没 有力气走下去的。当生活变成只为了吃饱的时候,也就真的也没什么可埋怨的了。这或许也是一种幸事,它能让人深切体会到:能活着真好。只要活着,真好。

    一个人旅行,你可以自由地选择发呆的时间和地点。如果旅行中有同伴,为了配合彼此,难免错过自己真实的想法,这种场景在平时的工作生活中太多了。我们需要自己的空间,需要偶尔的不妥协和释放真实的自己。在路上,我可以疯、可以冲动、甚至可以“自私”地只为自己。

    如果可以,我真想一直旅行。一个人,一条路,人在途中,心随景动。从起点,到尽头,也许快乐,或有时孤独,或许是某个未开发的荒凉小岛,或许是某座闻名遐 迩的文化古城。可以沿途用镜头记录属于我的风景。品尝各地的早餐、午餐、晚餐。或许会吃得不好,可是会开心。风景如何,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梦想自会 引路,有多远,走多远,把足迹连成自己不一样的生命线。


  •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同伴,献给那些年一起做CRM的日子

    那些年,我们一起做CRM

    2011年8月15日,我入职数云,负责渠道系统的开发。

    2015年1月12日,我仍在数云,但已不再参与CRM相关的工作。

    时间一晃已将近3年半,这段时间,恰好是数云崛起、沉淀、突变的3年。当然,也是我个人改变、突破的3年。

    这3年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亲身经历了很多,有参与,也有围观,有激情、奋进,也有感叹和遗憾。

    想抓住点什么,却无从找起。当水水找到我,希望我能为《年轮》写一篇稿子时,我忽然想,这或许是一个契机,将我那段做CRM的岁月,那一点一滴的回忆,在《年轮》里承载,留下一点足迹,缅怀那些年,我们一起做CRM的日子。

    从上个公司离职后,我休息了一个月,拒绝外面的声音,只是想静静地呆着。心思通达之后,我更新了简历,很快接收到各种面试通知。

    而数云的面试,在我记忆中尤其深刻。还记得,那天天气很好,没有风。香樟公寓的会议室里,我先后见了3个人:韩铮、李志丹、段勇。

    韩铮给我做了技术面试,李志丹问了我一些问题,到段勇时,我反问了他2个问题:1、你们的团队怎么样;2、你们在做什么。

    面试之后,我有点兴奋。回家之后,我老婆问我想去哪家公司,我说这家公司哪里不好,那家公司哪里不好,她忽然说,你就是想去数云呗。

    或许,她已经看穿了,我的本性中,那不甘平淡、偏好刺激和挑战的基因。

    那天晚上,我和段勇通了很长时间的电话。很快,我入职了数云。

    2011年

    入职数云的第2天,我发了一封比较长的入职邮件给李志丹,这是我在数云发的第一封工作邮件,内容是我对当前工作以及渠道团队的一些想法,其中关于每周一次培训的想法,是到了2014年才真正实施起来。

    当时,公司正式员工有38人,研发人员有20人。

    我入职的时候,我们只有5个数据赢家客户,并且都是试用客户,到2011年双11的时候,我们已经有30家客户,其中已有11家付费客户,3家马上付费的客户。

    我负责渠道系统的开发,团队除我之外,还有3个同事。

    渠道系统当时用的是一个叫做RMI的技术。那个时候,订购中心、账户管理还不存在,客服系统也不存在,只有一个叫做“用户中心”的页面。

    渠道现在的几个服务器,登陆用户到目前仍然是ucenter,就是受到“用户中心”的影响,历经N个版本后一直沿用到现在的,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估计依然流传,不知道渠道以后的同事是否会了解这个典故,嘿嘿。

    那个时候,我们刚对接了短信通道商移通,通道的签名是“数云”,当时,亿美正准备做接入。又过了1个月,梦网也开始做接入。

    不得不说,当时的亿美通道接入后,总是出问题,为了保证通道的发送质量,我们花了很多时 间进行跟踪。其中一个方法是这样的:我们用CCMS做了一个周期性活动,每天早中晚各发一次短信给韩铮、陆瑞明、李志丹和我,我每天定时在QQ中,找他们 几位收集短信是否收到的信息,如果收到有延迟或没收到,我就赶紧找通道商确认。当时的想法很简单,用户用我们的通道发短信,我们必须保证短信能全部及时地 送达,以保证客户的体验,任何问题,只要客户提出来,我们就必须解决。

    为了保证通道的发送质量,在2011年开始我们就有了通道接入要求的雏形。

    那个时候,我们的邮件通道商只对接了华祥同辉。

    短信通道接入后不久,老宋说,有客户要发10万条短信,请渠道的同事做好准备,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后来我们顶过去了。

    真的是顶过去的,那个时候的渠道,从客户端CCMS发起请求到渠道,再从渠道提交请求到 通道商,是在一个事务里面。更糟糕的是,通道商提供的短信接口,是一条一条发送的。这意味着,10万条短信,要调用10万次通道商的接口,也就是说发送 10万条短信,可能在渠道要处理好几个小时。

    不过,好歹也顶过去了,相比现在渠道一天发一亿多条短信而毫无压力,那个时候的渠道是那么脆弱。

    在2011年8月底的时候,我们开始对接支付宝,准备做账户管理,这个事情主要由郑刚负 责。有个故事我给不少同事讲过,我觉得还可以再讲一遍。因为和钱打交道,需要很谨慎,郑刚在开发完成后,对我说,他还需要2周时间对代码做详细的 check和测试。我听了非常高兴,我很庆幸在团队里有这样的同事,这是一个很值得我信赖的伙伴。在账户管理开发完成后,将近1年的时间没对它做什么改 变,它也没产生什么问题。

    还记得我在数云的第一次通宵加班也是和郑刚一起度过的。用户通过界面充值,CCMS通过 渠道发送短信,当时渠道的规则还不是很完整,我们需要根据用户发送的短信内容的长度,以及渠道对短信的不同位置不同规则的存储,对所有客户的账目进行对 账。为此,郑刚特别开发了一个对账系统。12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我和郑刚对所有客户的账目一个一个进行梳理,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早上6点多。

    由于渠道本身的不稳定性,包括架构以及技术选型上,我们在2011年底发布了基于RMI的一个较大的版本,这个版本中,将接收请求和发送通道商进行了异步处理。这个版本勉强撑了5个月,为后续渠道整体架构的切换做了不小的贡献。

    当时的渠道,对外提供接口,同时调用通道商的服务,都不是很稳定,开发人员参与客服的时 候非常多,效率低下,重复工作比较多,自然产生了做一个客服系统的想法。当时对这个系统的定位是给开发人员查问题时使用的系统,后来这个系统定位逐渐发生 变化,最终被命名为“运营管理系统”,提供给客服人员和运营人员使用,甚至在公司内部使用。但是在开发内部,还是习惯称之为“客服系统”。那个时候,开发 人员和客户打交道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而挨个通知客户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自然,我们在客服系统中,设计了公告的功能。客服系统是由张红磊进行开发的。

    客服系统上线后最常用的一个功能就是对账了,当时天慧负责数据赢家的运营,账目这块经常出现不一致的地方,客服系统的对账功能持续使用了很长时间。

    后来,渠道的同事又开发了另外一套专用于线上支持的渠道小工具系统。

    在2011年底的时候,由于客户发短信的量越来越大(动辄几万),远远超过我们之前对渠 道承载能力的判断。当时,我心里一直很不安,迫切地想做一些什么。我们很急迫地推动通道商,要求通道商必须提供批量提交的接口,亿美当时的接口是 socket的客户端方式,非常不稳定,我们推动所有能接触的通道商,强烈要求他们必须做改造。同时,我们加紧时间寻找各种通道商,包括短信和邮件的。在 此之后,我们对通道商的接口做了明确的规范要求,必须满足一些要求我们才会接入。在架构上,我们对整个渠道系统也做了非常大的调整,基本相当于重做,在业 务分层上已经很接近现在的渠道4.1版本。这个版本的渠道,我们称之为渠道2.0,它在2012年5月份发布,并开始提供客户端给外部系统进行调用,是一 个影响非常大的版本。

    2012年

    这时候,分析系统在4月份开始启动,第1部分是基于渠道数据的客人分析,分析系统由张志君和李少辉负责开发。

    在2012年6月份的时候,我们启动了wap这个接触点,和淘名片进行对接。wap由张夏晖负责开发,CCMS也增加了wap节点。

    这个时候很多客户还停留在短信的简单使用阶段,渠道的动态短信功能很少有人使用,渠道的邮件功能使用得也不频繁,所以wap这样高级功能一直没用起来,不 用就没动力,后来做淘名片的这家公司,也不太重视和我们对接,再到后来,wap功能有名无实。

    2012年8月,我开始参与产品周会,即运营、产品经理、开发经理的线上会议。我一直觉得这种形式非常好,对于加大跨部门之间的合作有很好的促进作用。可惜,后来产品周会逐渐消失,开发在整个产品环节的参与感逐渐降低。

    2012年9月,刘奎作为实习生加入数云,跟着张志君一起做分析系统,估计当时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年半以后,他会从一个纯后端的开发人员转变为一个纯前端的开发人员。

    2012年9月,秦华入职数云,成为数云的新任CMO。他入职的同时带来了一个叫做大促的产品,也就是订单中心、客服中心的前身。

    大促的产品经理是张明娟,2012年9月12日,这个产品只是一个PPT的雏形需求,到9月26日,产品的PRD以及demo页面已经出来了。到10月15日时,开发基本完成,11月1日前稳定上线,并且运行良好。大促模块这个产品,由张志君、张夏晖、李少辉完成。

    2012年的双11,大促模块共计登陆341家新用户,未登录用户106家,累计充值超过51万,累计发送短信超过642万。

    这年双11,从渠道系统出去的短信第一次突破5000万。

    2012年10月17日,渠道发布了渠道2.1版本。也是那时,辜鸣民正式成为渠道系统 的负责人。咱们公司在对三个字的姓名称呼时,一般简称后面两个字,这样比较容易拉近距离。不过,辜鸣民在做自我介绍时说,请称呼我为大民,我喜欢。经过两 年多的沉淀,渠道有事找大民,已经成了整个公司的共识。而大民也不负所望,将整个渠道扛了起来。大民是一个性格很平和的大男孩,在负责渠道的几年里,一直 是在默默地做事情,为了渠道的稳定,大民付出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从2012年年中开始,我有很大一部分精力是在产品上进行折腾,而渠道的大后方,就是大民 在守。

    2012年10月底,李鹏B2C的事情告一段落后,和张猛、施俊一起做订购中心2.0。 订购中心2.0要处理的业务逻辑非常复杂,那个时候,李鹏就相当于是产品经理,对订购中心的每个业务逻辑,都要和运营进行反复确认,这个版本的订购中心, 和现在线上的订购中心架构已经很类似。订购中心在2014年3月份上线,一定要感谢李鹏在这个项目中所做出的贡献和努力。李鹏后来去做了一段时间的 CCMS,然后回去做B2C。订购中心后来就由施俊一直在负责。张猛在订购中心2.0上线后,回老家去发展了。这位脸瘦瘦的同学,是一位对技术偏好的好男 孩。

    2012年12月,互动营销由我负责,张志君和于飞、冯满刚进行后续开发,大促模块由李少辉接手负责。互动营销的产品经理是沈大伟。

    互动营销在开发了几个月后,由于里面的功能和CCMS基础版有重复,最终在产品形态上发生改变,演变为店铺模块。之后,于飞也有了变动。我还记得,每当这个男孩说起自己在大学教书的老婆时就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希望你们一家平平安安,永远幸福。

    2013年

    时间一下子到了2013年。

    2013年1月中旬,公司决定要做一个叫做“店铺诊断”的产品,用于对客户进行引流,对 外称作免费版。这个产品由曾腾、李少辉一起完成,产品经理是何健伟。也就是这个产品,揭开了我和何健伟合作的序幕,持续两年的时间,在各种产品中闯荡,一 直到2015年的NewBI。“店铺诊断”在3月12日上线,到4月15日已经比较稳定。之后随即启动了“店铺诊断”1.1版本的开发,在5月7日发布。 但是,淘宝的UDP接口在2013年11月底关闭,从而导致了“店铺诊断”这个产品彻底的下线。

    2013年2月下旬,将原有的大促模块整合成为订单中心的讨论开始展开,我们称之为订单中心1.0。它由曾腾、李少辉、李卫林一起完成。订单中心1.0在5月中旬上线。随即启动了订单中心2.0的开发,也就是现在的订单中心、客服中心。

    因为时间压得比较紧,参与的开发人员,从最开始的曾腾、李少辉、李卫林、张夏晖、彭明,到后来增加了一部分其他部门的人员,之后陈鑫也参与了订单中心2.0的开发。

    后来张夏晖、彭明回渠道。整个订单中心2.0,工作量庞大,开发资源调度非常紧张,在9月份上线后,连续几个迭代都是bug修复和功能优化,一直持续到2013年12月底。

    到2013年12月底的时候,订单中心客服中心的产品形态发生调整,想打造一个面向客服人员使用的产品线,也就是客服产品线,这涉及到和客服工作台打通。经过考虑和调整,最终订单中心客服中心整合到客服工作台。同时,曾腾、陈鑫和这个产品一起调整过去。

    在2013年5月底,渠道3.0发布,该版本主要用于将数据库切换为mysql。在不久 后,启动了渠道4.0的开发。当时一些大客户开始习惯发送短信给比较大的群体,比如发送100万的短信,会导致客户端的内存占用1GB~2GB。如果客户 内存不够,不仅会导致短信发送失败,同时也会导致CCMS崩溃。幸好,在双11之前,特别为其进行备战的版本渠道4.0发布了,也是这个版本,第一次引入 了“通道权重”的概念。可惜的是,2013年的双11,短信通道被限制得比较厉害,很多之前的准备,并没有显现出来。

    2013年10月中旬,刘菲加入数云,和大家做了一个商品管理的分享讨论,讨论结果最终演变成要做一个商品分析及数据透视表的工具,也就是NewBI1.0。这个产品由张志君和李卫林负责。

    NewBI1.0引入了一些开源工具,做了一个快速的搭建,并在11月初启动开发。 NewBI1.0在12月底完成,作为一个BI工具,必须得有仪表盘,于是我们又启动了NewBI2.0的开发,做了一个单元格的仪表盘,正准备上线时, 淘宝御膳房找到我们,希望和我们在BI平台上深度合作。于是整个NewBI团队在5月初一起飞去了北京,在那19天里,我们以GooDData为原型,生 生地重做了一个仪表盘。淘宝人感叹,你们真是太拼了,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成功的。是的,我也相信。还记得当时的小伙伴们:张志君、张彪、徐成凯、涂芬芳、刘 菲、姜明艳。我还记得,我们在长城上拍的各种一字型倾斜的照片。

    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12月份的月底,原开发二部所有人(也就是我负责的部门),和杭州的客服同事,做了一次联谊,南山竹海+御水温泉,这次联谊加深了大家的感情交流,原来在QQ那边的同学,形象也开始丰满,有血有肉了。

    2014年

    2013年12月中旬,忠诚度积分开始进行讨论,并于12月底启动开发。当时的开发人员 为李少辉、李卫林、施俊。在2014年3月份,姚国俊入职。李卫林和姚国俊一起搭建了整个忠诚度的后台框架。整个积分1期在2014年3月底的时候,发布 到线上,并同时启动积分买家端的功能开发,持续到2014年10月。后续启动的积分2期,关于积分池的开发正在进行中。

    积分的开发人员在过程中如今已经变更为:李少辉、易伟平、丁浩、邹同元。姚国俊在忠诚度架构定下来后,转到了NewBI。

    2014年4月23日,内容管理启动需求评审。开发人员为:张夏晖、冯满刚、刘奎,由张 夏晖整体负责。这个时候,账户管理也开始启动,由同班人马开发,但增加了邹同元做前端。内容管理在2014年8月份上线,是一个上线后非常稳定的产品,开 发质量非常好,上线后bug很少,其中夏晖和刘奎在这个产品中贡献了很多心血,也就是在这个产品中,刘奎彻底转成了前端开发。后来内容管理停掉后,张夏晖 带着内容管理和账户管理回到了渠道,冯满刚带着客服系统也去了渠道,邹同元去了忠诚度,而刘奎则去了NewBI。在内容管理快结束的时候,夏晖也有了自己 的女儿,和我女儿就差几天。都说女儿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祝他们一家永远幸福,也祝我自己。

    在2014年年中的时候,我们和客服团队约定安排开发人员去杭州轮岗做客服。9月份的时 候,张夏晖和李少辉先后到杭州轮岗,这是我非常肯定的两个开发人员,同样,我对他们去轮岗的效果报以深深的期待。我一直认为,一个好的开发人员,一定要站 在客户的角度,站在产品的角度上,来考虑你现在正在做的事情,要真正地意识到,你现在做的事情正在产生什么样的价值。我很高兴严雪梅同学能给这两位开发人 员很高的评价,而他们在意识形态上也真正有了比较大的改变。感谢客服团队对我们开发的帮助,尤其是严雪梅同学。

    人来人往,缘聚缘散,我自己看人员变动这个事情,不一定说有多么伤痛,但还是会有些遗憾和难过。想一起携手并肩走下去,但终归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和志君一起走过了太多,我知道志君是一个对未来有梦想有期待的人,我这边负责的大多数产 品,开发负责人都是志君,从分析系统、大促模块、互动营销到最后的NewBI。志君是个能力很强的人,在团队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总是能很好地顶上去,他的 口才和亲和力也很不错。在数云的3年,我看到了志君的结婚生女,见证了他的成长。最后,我祝福他成功。

    李卫林是一个很有追求的人,在他的眼里,做一个事情,要做就做到最好。他对事物有很多想法,特别是在产品这块。他说,在数云,最高兴的事情,是他开放了自己,真正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遗憾的是他虽然有很多的空间,但是有很多想法没有真正完成。同样,我希望他一切顺利。

    刘菲是一个很感性很可爱的小女孩,之前是做咨询的,女孩子比较爱美,所以对产品细节的追求很高,她给自己起了一个花名叫“鬼姐”,不要问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她说女孩子的青春很少,她想尝试一些不同的东西。

    之后我自己接手了NewBI,对整个团队进行了重组和规划。

    我一直认为,每个人的一辈子会发生太多事情,任何磨难其实都是上帝给你打开了另外一扇窗 户,我会额外珍惜我遇到的任何事情,我珍惜现在的团队,珍惜我们正在做的事情。虽然我年纪已经不小,但是,我一直认为我有一颗年轻的心。年轻,就是要肯 拼,挑战自己没做过的事情,年轻,需要的是激情。我不想找家公司养老,我追求的是,我和这个团队一起奋进前行。

    2014年其实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就像在2013年年底的时候,我给这个团队定下的方 向:能力提升与过程改进。虽然在过程中,我们遇到了一些磨难,但是我相信,这些磨难是上天给我们的考验,因为上天要让这个团队成功,所以会降下这些考验, 而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总结、反思、改进、突破。

    2015年

    一个公司,一个团队,到了一定阶段后,一定要突破。数云在2014年底的时候,做了公司 级的产品战略和资源调整。在这次调整中,整个开发二部的人员和产品被分解,整合到CRM,而NewBI则独立出来。而我,面临的选择是,CRM还是 NewBI。在数云3年多,我的绝大多数时间都在CRM里面,那一个个服务与产品:渠道、账户管理、客服系统、订购中心、分析系统、大促模块、互动营销、 店铺诊断、订单中心1.0、订单中心客服中心、忠诚度、内容管理。我眼前闪过了一个又一个片段,那些我们在一起奋斗的日子,那些年,我们一起做CRM。

    我最终还是选择了NewBI,只负责NewBI。

    也许,这个团队还需要磨合,也许,这个产品还需要在市场上实践,也许,有太多的困难在前面等着我,等着这个团队。


  •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数云杭州区第一季趣味运动会完美落幕

    数云杭州区第一季趣味运动会完美落幕

    四月的杭城,分外美丽。4月20日,数云杭州区第一季趣味运动会在浙大西溪校区体育场完美落幕。

    本次运动会以“清凉一夏,运动更健康,洗洗更健康”为主题,设置了绑腿赛跑、踩气球、集体跳绳、运乒乓球、8*100米接力赛跑和拔河6项赛事。队员们对 比赛都非常重视,经过赛前的精心准备和热身训练,他们热情高涨,个个摩拳擦掌,大有必争第一的气势。

    精彩的开幕式

    在领导致辞之后,运动健儿迈着有力的步伐出场,首先是以牛飞翔为队长的红队,他们齐声喊着“晴天霹雳一声吼,其它两队抖一抖”的口号,先声夺人,令在场观 众无不鼓掌叫好。以施俊为队长的黄队毫不示弱,他们的“数据赢家、运动赢家、人生赢家”口号更是豪气万丈。以朱淑娇为队长的蓝队的口号“大咖无敌 所向披靡”则霸气十足。口号不相上下,谁也不在气势上输给谁。

    拼搏的运动健儿

    赛中,各位参赛选手齐心协力、团结一致,努力为集体争取荣誉。绑腿比赛、踩气球、集体跳 绳项目趣味性强,而且特别考验队员间的配合程度,一有队员没配合好就会影响到整个团队的比赛进度。尤其是拔河比赛,更加考验团队凝聚力、合作精神。未参赛 的同事不时呐喊助威,为参赛队伍加油。场上的队员则是鼓足了干劲跟对手一决胜负。一时间,呐喊声、加油声、欢笑声响彻全场。

    辛勤工作的后勤人员

    运动健儿们在比赛中奋力拼搏,而台下的裁判员、记分员、摄像、后勤保障等同事也在辛勤地劳动着。他们密切关注现场,尽心做好本职工作,为本次运动会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 我们为美好的未来,与数云一起奋斗,一起进步,一起成长

    我们用成长回应彼此

    公司正式成立于2011年4月,2011年5月4日我非常荣幸地成为公司的一员。

    公司在杭州的第一个办公室地点是文三路388号钱江科技大厦9-A,是一个17.6平方米的办公室。里面就四张桌子、四个椅子、四台电脑、一台饮水机,外 加四个人。办公室不大,甚至可以说有点简陋,但是并不影响我们四个人上班的心情,那时大家的心情应该也是简简单单的,把工作做好,与公司共创共成长。

    2011年7月,随着公司的发展,我们的队伍需要壮大,办公室也要升级了,于是钱江科技大厦2019室成为我们第二个办公室。在这个办公室里,我们人员增 加到了19个。在这里,我学会了三国杀,中午休息时间,大家吃完饭,就会利用空闲时间组织一场小规模的游戏,游戏让不同团队的人变得更加熟悉,让同事之间 的距离更加接近。

    2011年11月10日,我们搬到了第三个办公室,文三路259号昌地火炬大厦三号楼1006室。在这里,我们开始了第一个集体生日会,吃的、喝的、玩的、闹的,so happy!

    2012年10月份,我们搬到了现在的办公室,立元商务楼3楼。在这里,我们人员逐渐增多,公司发展得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好。

    站在2015年的今天,回望过去,我十分庆幸当年的选择,这是一个充满爱和力量的团队,这是一个年轻有朝气的团队。我很快乐,因为数云就像一个大家庭,给 予我们舒服、快乐的工作氛围。让我们一起为美好的未来,与数云一起奋斗、一起进步、一起成长吧!


  • 赛出风格,赛出水平——活力四射的数云足球赛

  • 爱生活,爱运动,爱数云——团建活动(市场部)

  • 丰富的业余生活,强大的团队凝聚力——团建活动(广州区)

  • 挑战自我,熔炼团队,一起成长——团建活动(运营部)

  • 数云通过数据改变传统商业的探索模式,是我们为未来而做的重要工作。

    云.未来

    这些年,很荣幸和小伙伴们一起伴随着数云的成长。看着数云一天天从产品原型的探索阶段发展到今天形成相对清晰的产品与业务模式阶段,看着当年毫无经验的团队在路上不断努力前行,经历良多、收益良多、感慨良多。

    在前行的最初阶段,当我们发现BAT级别公司的核心技术团队也惊叹数云业务模式所要求的技术复杂度时,我们意识到数云要面对的远比我们想象的难。其实这也正是我们可以放手一搏的关键点,当还没有人敢去尝试的时候,我们已经在路上。即便不成功,我们依然会拥有一段曾为之努力的精彩过程,但万一成功了呢.....

    感谢在数据创新业务模式探索中不断思考的数云先行者们,是他们的努力让我们有了更广阔的天地去努力,同样感谢他们依旧在这个方向上进行着更精彩的前行。

    在数云发展的中间阶段,我们渐渐确定数云的发展方向主要是依靠企业级产品来实现数据业务的商业价值。在这个过程中,有过很多的尝试和转折,新的团队和新的市场经常面对各种挑战。规模效益在各个子产品中的表现区别不大时,就代表着我们需要做更多前瞻性探索尝试。这个过程中,数云经历过快速发展,也有过阶段性的迷惑徘徊。这就像年轮的疏密一样,这些都是必经之路,唯一不同的就是,这其中有我们一起付出的努力和承担数云未来的勇气。

    现在数云的年轮圈越来越大,以往的经验积累已经能够收获很多方向性的验证。正因为有了这些业务模式的积累,我们才能更清晰的进行取舍。坚持数云真正想做的事情,集中火力,把真正属于数云的数据云方向做的更好。

    也许站在未来往回看,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极大可能会决定着数云这颗大树将来会按照什么形状去生长,这个过程中分叉出很多没有人尝试过的方向,但正是因为这些数据方向的业务价值,才成就了数云的核心价值。

    而作为数云人,如何让数云通过数据改变传统商业的探索模式,是我们为未来而做的重要工作。数据,一定是数云的未来。

    感谢一路走来有大家的相随,让我们为数云的云·未来而继续努力前行。

  • 2015双十一,数云为客户送奇绩支票

    2015动奇绩,因为有你


    今年双11,数云人向客户提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这次接近完美的备战、接近完美的表现,要感谢所有数云人的付出和努力。

    感谢运营和销售的同事们不辞辛劳,为各地商家送上11支票,展现和商家携手冲刺双11、力创业绩新高的决心。



  • 2016的数云,将迎来一个全新的发展时代。

    时不我待,奋力向前

    创业公司就像一辆快速行驶的列车,公司的使命和愿景主宰着列车前进的方向。

    一个创业公司由弱小成长到强大,注定要经历长途的旅程。在这个旅程中会有很多站点,每一个站点会有人上车,也有人下车。一辆快速运行的列车,需要在不同的路段都有人参与进来贡献力量。在大家一起驶向目的地的过程中,贡献最大的人不一定是最早上车的人或者最晚下车的人,而是那些在每一个路段上全情投入的人。否则,这辆列车一定缺少持续的动力,甚至很难跑远。

    如果你觉得这辆列车的方向和沿途的风景,是你希望体验的,那么欢迎上车。给出你的贡献,收获你的风景,也许你就成为了这段旅程中最重要的人。如果你确认这辆列车的方向、节奏、状态,已经不是自己习惯和向往的,很难全情投入了,就会选择下车。停下来看看风景,或许搭上另外一辆列车,都是值得尊重的选择。

    所以,我会很开放地看待在每个站点上有人下车,也充满期待地欢迎每个中途上车的人。数云的联合创始人段勇,前几天刚刚从数云离职。他从上车时的义无反顾,行程中的全情投入,下车前的悉心托付,给出了很好的榜样。对这样的同行者,我们一定不会忘记他的贡献,给予尊重和祝福。

    基于这样的感触,我也在思考公司与员工应该是怎样的关系。在这样一个万众创新、大众创业的时代,每一个优秀员工面临的选择并不比公司少。员工与公司应该是一种平等合作的关系,互相贡献,获取收益。对付出与收益达成双方的认同,形成有效的合作。共同的利益是合作的前提,这利益包括了物质的精神的、短期的长期的、当下的成长的,每个成熟的职场人应有自己清楚的追求。也有文章预测以后公司治理的趋势是人人合伙。这一定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变化,保持关注。

    而在此之前,不妨先有一些尝试。于是有了我们本月推出的数云合伙人制度。我觉得发展合伙人团队,使其成为核心领导者,比联合创始人更为先进。首先,这是一个动态的制度,革命不分早晚,能者上,庸者下。其次,联合创始人只能维持,或者越来越少,而合伙人可以发展,可以越来越多。一个持续发力的公司,一定需要越来越多的奋斗者,越来越强劲的合伙人和合伙人精神,托付起历史赋予的使命。如果说人人合作、人人合伙是代表未来的企业制度,合伙人制明显离得更近。

    对数云,这也是事实。即使是联合创始人的离开,并不意味着核心团队的削弱。在最近的一年里,我们看到新的领袖涌现,新的骨干崛起。产品、研发团队的新任管理层,对于数云业务模式和战略的理解更加清晰;产品和开发团队,快速成长接棒;市场和运营的一线管理人员和同事们,对于业务的落地执行,干脆利落、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从产品、研发到市场、运营,大家对于战略的思考空前一致。近五年的酝酿和摸索,让我对数云的未来越来越有信心。

    2015的数云,让我们感受到了很多不一样。2016的数云,将迎来一个全新的发展时代。非常荣幸,与你同行!

11 条记录 1/1 页